梦圆雪域——长春自驾车友会西藏游记③

来源: | 2014-02-07 16:08:39

  细细倒数着出行的时间,也未曾计算此行多遥远,背起行囊,穿越3万尺云端,来不及说再见,让我们在轮回中,忘却流年……

  □沙 粒

  墨脱,把冰川踩在脚下

  从波密到墨脱只有一条路可以通过,当地司机都告诉我们那里修路过不去,最多能走23公里。事实的确如此,泥泞的盘山路又窄又滑,我们其中的一辆车因为底盘低只能放弃前行,还有一台车因为半路丢了东西,返回原路寻找,最终也没能继续前往,只有我们这辆车的5个人,沿着勉强能看清车辙的小路一路上山,向墨脱一点点地靠近。

  我们攀爬的那座山我叫不上名字,但沿途可以看到十分罕见的高原树种和植被,继续上山,一座座巨大的带状冰川横亘在眼前。雪山,白云,冰川,绿草,这几种景致融合在同一幅画卷里,震撼人心的美。

  从山脚下看冰川像一条条流动的瀑布,不过当你开车穿过冰川墙时,伸手就能触摸到她,绕着盘山路越爬越高,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说不害怕有点撒谎,但置身于几千米的高原,被雪白色的冰川所环绕时,你的恐惧已经完全被兴奋所淹没。车开出30多公里,山上温度越来越低,如果一直沿着山路走,几个小时之后,也许我们会到达墨脱,也许路会在某一处完全中断。大家商量了一下,不再继续前行,于是找了一处最宽阔的冰川带,拍照留念,然后掉头下山。没想到,墨脱的兴奋劲还没过,我们就差点跟死神擦肩……

  左贡,关于那些“假设”

  从墨脱的山路上下来,已经正午时分了,按照计划这一天要在八宿落脚,但是大部队到达八宿才下午4点多,于是大家决定继续前行去左贡,从八宿到左贡要翻越两座非常陡峭的山。太阳要落山的时候,也是肚子最空的时候,大家边欣赏盘山路的风景边漫不经心地补充着“粮草”,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这辆车忽然方向失灵,倾斜着冲向路边桥护栏的方向,驾驶员一个急刹车,车在与护栏仅1米多的位置上停了下来,下车一看,连接右前轮的转向拉杆断了。

  车所在的位置在两座大山的中间,往前走往回退都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当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天色渐暗,路上的车越来越少,想寻求救援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为了不露宿大山里,大家只能抓紧一切时间修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勉强把轮胎固定住了。

  继续赶路的时候大家除了用手台相互联络车是否有问题之外,开玩笑的话几乎没有了,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假设,假如车坏在了去往墨脱仅有2米宽的冰川路上,假如车坏在了急速下山的连续弯路上……生与死,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当坐在电脑前记录这些让人后怕的“假设”和“如果”时,不得不承认,一段旅程的精彩,总是伴随着让人难忘的惊险和值得悉心回味的感悟……

  香格里拉,差点擦肩

  这次旅程值得一提的就是进藏的几条线路,我们一次就走了3条,经过了青藏线的颠荡起伏,川藏线的惊险动魄,最后是该享受滇藏线的美丽风光了,早就听说从西藏去云南道路施工,要10天才能通一次车,所以我们只能绕开香格里拉,直达丽江,在所有人都为了与香格里拉擦肩而过感到遗憾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我们的车开到通往香格里拉的岔路口时,一个当地人问能否搭我们的车去香格里拉,他说知道一条穿越乡村的小路可以在2个多小时内到达,于是我们痛快的拉上这个人,他成了我们一路的导航和导游。

  穿越的那条乡村小路隐蔽而安静,像个世外桃源,村民以采药和种地为生,看到我们的车经过时,流露出来的眼神都是那样的淳朴和友善,过了这个小村子,再走一小段山路,就到了彩云之南,美丽的香格里拉,我们找了当地一家最纯正的腊肉火锅饱餐了一顿,又找到一个刚装修的时尚小宾馆落脚,那一夜,睡的很香很踏实……

  香格里拉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有干净的街道,有稍显冷清的古城,有热闹的广场,还有慵懒惬意的咖啡馆,有随处可见穿着时尚的情侣,更有一身行囊略显疲惫的行者。无论在哪里,只要你的心有方向,就不会找不到归宿……

责任编辑: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