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老鼠:新中国第一间谍大案破案关键

来源: | 2014-02-07 16:12:30

  47年前,一名外国人携带两只老鼠,被广州海关扣留。经检测,这两只老鼠身上粘有不同程度的放射性物质,化验鉴定后的放射性物质数据与我西北核工业生产基地的放射性数据相同……这就是新中国建立后我国破获的“第一间谍大案”。

  海关发现两只可疑老鼠

  1967年初,广州白云山国际机场,一名持英国护照的外国人携带两只可疑老鼠,被海关检查人员发现,立即电传汇报到广州海关、外贸部外事局。北京市公安局负责外贸系统敌特侦察的张文奇,受命过问此事。

  张文奇虽然只有30岁出头,但却是个老练的侦察能手。他立刻通知海关保卫部门,找来两只相似的老鼠,悄悄将这两只老鼠替换下来,送广州市卫生检疫局检测。

  经检测,送检的两只老鼠身上粘有不同程度的放射性物质,化验鉴定后的放射性物质数据与我国西北核工业生产基地的放射性数据相同。据侦查,携带老鼠的是在兰州某化工公司工作的英国籍专家,名叫乔治·瓦特。

  接着,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保卫部门也反映:我国通过英国一家公司引进了一套价值2000万英镑的化工设备,安装在兰州某地。该工程进展很慢,试车屡不成功。外贸部门感到可疑,一查,什么“先进设备”,全是老掉牙的东西。前来“帮助”安装的外国专家经常到兰州周围转悠。有一个外国专家对我方却十分“友好”,这个人就是瓦特。为此,外交部还特批他的夫人来华探亲,也批准他去香港休假。

  就在这个时候,造反派组织成立的“首都无产阶级革命派反帝反修联络站”,在英代办处召开大会,并发生了“火烧英代办”的严重外交事件,中英关系恶化。

  张文奇推断,如果瓦特是间谍,在中英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走“大路”转送情报,唯一的途径就是走夫人来华探亲后回国的“小路”。

  难办的是,当时因为“文革”,北京市公安局的工作,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无人决断。他只得越级去公安部,找熟悉的副部长杨奇清拿主意。听了汇报,杨奇清立即表态:“不能放走,但要婉转,不要打草惊蛇,要拖住他,给他开一条通道,让他把东西给他的夫人,我们在机场张网!”

  长途电话暴露“一条大鱼”

  1967年9月5日,在机场工作人员协助下,张文奇从即将乘飞机离开的瓦特夫人行李中,悄悄搜出了发报机和胶卷。经鉴定,胶卷拍的是我核工业基地的地形图。这些底片经过特殊拼接,可以显示不仅有原子弹机密资料,还有7张兰州军区完整的战备地形图,另3张是兰州军用机场地形图。可以判断,瓦特是个训练有素的特务。杨奇清听了汇报,立即抓起电话向周恩来总理汇报案情。总理指示:这个案一定要搞到底,配合外交、外贸斗争。

  不久,有个长途电话打到北京找瓦特。此时瓦特尚不知自己处在被监视之下,接电话时,他脱口而出:“不是他,是许林德!”

  从监听中听到这句脱口而出的话,张文奇敏锐地感觉到,许林德是条大鱼!

  为了进一步了解许林德,张文奇决定以技术专家的名义随中国进出口公司考察组赴兰州这家化工基地。

  为了在短时间内甄别清楚外国专家的身份,张文奇建议考察组与外国专家组举行一次座谈,以图从中发现外国专家中是否有冒充技术人员的间谍分子,尤其是瓦特提到的那个许林德。

  特鲁茨·封·许林德到会了,他讲完话后,张文奇突然问:“许先生出生在美国吧?”许林德毫无提防,顺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国人?”

  据此已经明确,许林德虽然持有英国护照,实际上是美国人。

  从兰州回来后,张文奇又来到杨奇清家,汇报说:“现在又捞到一个,名叫特鲁茨·封·许林德,30多岁,他的父亲是希特勒手下的一个将军,他本人的护照与国籍不一致。经侦察发现,许林德在兰州十分活跃,他常单独一人到处转,偷摄我禁区照片,而且对黄河的水位很感兴趣,多次测量。抓他绝对没问题,可是他现在也要求出国。”

  杨奇清摆了摆手:“我看要上、中、下策伺机而行。上策,发现他‘东西’有问题,但需要认定,扣下‘东西’放走人。中策,‘东西’有问题,现场就可以认定,就当场限制自由。下策,‘东西’和人均无问题,放行!”

  及时侦破间谍大案

  张文奇加强了对瓦特的监视工作。凡是从外部打给瓦特的电传、电话一律监控,所送物品一律检查。同时电告北京、上海、广州国际电话局注意国外与瓦特的通讯动向。

  果然,上海公安部门报告:瓦特夫人在经上海去香港期间,从上海国际电讯局给英国这家公司电报称:“瓦特病了,有个医生陪他。许林德很健康!”以上情况证明,瓦特夫人已向间谍机关报告瓦特已经暴露的消息。

  接着,瓦特在北京新侨饭店收到兰州寄来的包裹。经检查,在给瓦特的外国食品罐头商标内贴处,发现许林德给瓦特的命令:“乔治先生,你夫人带出的‘东西’已被查获,你失败了。请你写一份向国际法庭控告中国政府的控告信,设法寄出后再自杀,以制造国际舆论。”

  当晚,张文奇接到兰州外事部门报告:兰化公司外国专家许林德今天要求回英国,具体路线是从兰州到北京,然后从广州出境。张文奇马上决定,一是指示有关部门只准为许林德买兰州到北京的136次夜航班机。二是从广州出境检查,改由在北京检查。三是不在北京机场悬挂136次班机到达时间图板,外界询问136次班机具体到达时间,一律以气象关系不予回答。这样是防止外国大使馆人员与许林德在机场接触,将情报通过外交豁免手段转移。改在北京机场检查,是预防不必要的疏忽。

  1967年12月12日,北京机场零星地飘着雪花。张文奇等几个侦察员早已在机场张网等待。

  22点10分,许林德从飞机上走下来,一眼看到了张文奇,自知事发的他脱口一句:“没想到!”

  瓦特、许林德提供的口供十分重要,涉及我国外贸、外交战线的工作。很快,在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一起外国间谍刺探我原子弹研制机密的案件被及时侦破了。

  □据龙虎网

责任编辑: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