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喜读金庸武侠 金庸欣赏邓公政策

来源: | 2014-02-07 16:12:43

  邓小平爱看武侠小说,尤其爱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而金庸在邓小平“落难”时,曾撰文盛赞邓小平。

  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接见了金庸,相见甚欢。不久,金庸武侠小说在大陆“开禁”,成为畅销书……

  邓小平爱看金庸武侠小说

  邓小平曾坦言:“我读的书并不多。”他没看过马恩全集,看的是选集。邓小平和毛泽东相似,最喜欢古代史书,他熟读过《资治通鉴》,通读《二十四史》,特别爱看《三国志》。

  邓小平还是金庸(查良镛)的武侠小说在中国大陆最早的读者之一。当金庸小说在内地尚为“禁书”之时,1973年3月,恢复工作的邓小平从江西返回北京后不久,就托人从境外买了一套金庸小说,并且对其爱不释手。

  金庸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

  金庸的《明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以反“文革”而著称的。他曾被香港的左派骂为“反共反华”“亲英崇美”,甚至上了极左派的暗杀名单。

  他在《明报》执笔写社论,邓小平被打倒,流放到江西新建县,金庸曾在《明报》社论中为他打抱不平,强烈抨击“文革”的种种悖逆之处。他反对林彪、江青等人的倒行逆施,成了他们眼中香港的头号“反动文人”。

  金庸还听说,“四人帮”在政治局会议上围攻邓小平,而邓小平不动声色,不予理睬,使“四人帮”一次又一次气急败坏、无可奈何。“邓小平如此刚强不屈,又有着如此丰富的斗争经验和驾驭能力,真令人敬佩!”他说。

  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主张搞经济建设。此主张得到了金庸的极大拥护,他在《明报》热烈支持邓小平主张的改革开放政策。

  他认为:“邓小平有魄力,有远见,在中国推行改革开放路线,改革了以前不合理的制度,令人佩服。真正的英雄,并不取决于他打下多少江山,而要看他能不能为百姓带来幸福。”

  金庸对中国未来充满必胜的信心,多少个不眠的夜晚,他激动难眠,有邓小平领航,他相信中国这艘巨轮一定能够驶向辉煌的明天。因此,在中共领导人中,他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

  他不无感慨地说,几十年了,我最想见的就是邓小平。我一直佩服他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真像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

  邓小平接见金庸

  金庸《明报》的社论,邓小平是知道的。1981年6月27日举行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党的中心工作已调整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了,和平统一祖国也成了正式议题。

  邓小平决定通过金庸向海内外传递中央新的对台工作思路。为何一定要通过金庸?邓小平认为:金庸具有深厚的国学功底,在华人世界有号召力。他多年和林彪、江青笔斗,在海外有忠厚正直的好名声,台湾对他也有好感。

  金庸发出的爱国心声得到了回应。1981年夏,北京邀请金庸到大陆访问。金庸提出想见邓小平,报告很快送到了邓小平那里,他在报告上批示:愿意见见查良镛先生。

  1981年7月1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了香港《明报》社的创办人和社长金庸。7月流火,北京天气炎热。要见心仪已久的邓小平,金庸当然十分兴奋。

  金庸郑重其事,早早起床,梳洗一番,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带着妻子林乐怡和一对子女,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的陪同下,驱车来到人民大会堂。邓小平穿着短袖衬衫,已站在福建厅门口迎接。

  一见到金庸,邓小平就立即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满脸笑容地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说我读过,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

  金庸满面春风,对邓小平微微躬身行礼,握住他的手说:“我一直对您很仰慕,今天能够见到您,感到荣幸。”

  一位是饱经忧患、三落三起的中共领导人,一位是写了20多年社论的政论家,两人坦诚交谈,涉及不少尖锐的问题。

  邓小平谈查父被“镇压”

  邓小平对金庸说,中国以后的三大任务是:在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完成祖国统一;搞好经济建设。金庸表示经济建设、民生发展最为重要。邓小平表示赞同,认为经济建设是其他两大任务的基础。

  两人谈到十一届六中全会的人事变动,邓小平向金庸解释了自己因年事已高、无法胜任繁重的外交应酬,而不担任国家主席的原因。

  邓小平还表示,世界上有100多种社会主义,中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邓小平还谈到金庸父亲查民卿当年在“镇反”中被错杀一事,金庸连连点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并表示父亲的命运只是改朝换代之际的悲剧,自己已淡然不记“前仇”了。

  会谈持续了一个小时,金庸起身告辞,邓小平亲自送他离开。两人边走边谈,到了大厅外,还站着谈了一会儿,邓小平握着金庸的手说:“查先生以后可以时常回来,到处看看,最好每年来一次。”

  当晚,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播放了邓小平与金庸会谈的消息,港澳及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介纷纷予以报道,轰动一时。

  当年9月,《明报月刊》同时发表了金庸和邓小平谈话记录及《中国之旅:查良镛先生访问记》,此书出版后,一时间洛阳纸贵,出版3天后就告罄,连续加印了两次。

  金庸在邓小平接见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专寄了一套《金庸小说全集》。也就是在邓小平会见金庸后不久,金庸小说在内地“开禁”,并很快成为畅销书。

  对金庸而言,这次会见影响巨大,他说:“访问大陆回来,我心里很乐观,对大陆乐观,对台湾乐观,对香港乐观,也就是对整个中国乐观!”

  □据人民网

责任编辑:SH01